当前位置:主页 > 站点信息 > About Souminglu >
生物艺术:“随机”的造物抒发
作者: 木木     来源:未知    时间:未知

  生物艺术:“随机”的造物抒发  

  刘 禹 王 春

  基因,在艺术家的眼中,褪去了科学赋予其固有的硬壳,从内而外地攻破了不同物种之间高低等级的界限,真正自由地融会,表达出性命本真的意义。

  在近期举行的“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 李山”中,60只2米高的“蜻蜓人”飞翔在展览入口的上空。这些蜻蜓人是以李山自己的身材为模型,在基因层面上,将靠近人类头部和上肢的第7号染色体HOXA基因群集敲除,再将蜻蜓的第3号染色体中的HOX基因集群敲入,组合成的“嵌合生物体”。

  七十多岁的李山,比很多青年艺术家还要前卫。从抽象绘画到政治波普,早先李山的创作和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彼此见证。但1993年之后,他另辟蹊径,将艺术思考和生命科学相联合,进入生物艺术这一全新领域。

  生物艺术,毕竟是艺术仍是生物科学自身?

  从2000年涌现的世界上第一个生物艺术品荧光兔子“阿尔巴”,到李山的生物嵌合体“蜻蜓人”,生物艺术品不再是一幅画、一座雕塑,活生生的生物也能够成为艺术。用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馆长、艺术家、评论家王南溟的话说,生物艺术是关于“造物者”的艺术,是基于基因层面的艺术创作,它使得科学走出实验室,又将艺术的触角延伸到了科学范畴。

  李山曾说,生物艺术不是用生物科技去做艺术,不是从审美的角度去界定它,去替换它,也不是用诗意的语言去描写它,更不是以休会的方式去感想它。它应该是一种认知方式,从界线上来说,它是基因层面的一个文化搭接。然而,生物艺术是超脱于技术本身的艺术,许多作品停留在假想层面,基于目前的技巧还无法实现。直到2007年,李山在众多科学家的协助下,才创作出了他的第一件生物艺术品??《南瓜方案》。此次展览除了少数几件实物,其余均以模型、绘画、多媒体等方式展出。

  在《南瓜打算》中,通过转基因的操作,植物的原生状态被改变,不同形状和色彩的南瓜得以出生。在李山看来,一个生命总算拥有了本人的存在方式,南瓜终极解脱了上帝的制约和人类的压迫。

  基因,真的是非常神奇的东西。仅仅些许转变,生命将会有着无限表达的可能性。如李山作品研究者王南溟的领会,李山光怪陆离的作品里有种“生物大同”的韵味,所有生命都拥有自由表达的机遇。他的生物艺术视角,是要废除人类中心主义,使我们重新开端思考关于人与万物之间的关联。

  行文至此,不禁令人遐思,生物艺术与生物科学,界限究竟在哪里?

  对于科学工作者而言,他们的试验往往与功能性息息相关。在基因的编辑过程中,南瓜的产量是否有增加?防虫害才能是否有进步?科学家要站在人类主体的高度上选择和创造出所谓更优秀的基因。

  而在艺术家如李山眼中,生物艺术的意义是给予所有基因、所有生命体平等的尊敬,是对多元可能性敞开怀抱。而在王南溟看来,功能性并不是作品参照的目标,生物艺术更多的是关于生物本身的思考性和启发性,揭示生命实质的特点和现象,而不是为功能性服务。“李山做生物艺术还有一个目标,就是解放生命,通过艺术给生物们解绑,把精力掌握解除,给生命以最大的自由,给生命随机表达的机会。”

  然而,自由往往意味着禁忌,意味着挑战伦理的极限。如王南溟所说:“基因编辑和重组是人类不可躲避的话题,只有从艺术的角度不断挑衅这种禁忌,才干挖掘生命的灵性,挖掘远古就已存在的智慧。”

上一篇:天眼鹰眼齐齐发力 紧盯路面护航羊城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
京ICP备09056730号